蜗蜗牛

置顶用

你好!这里是蜗蜗牛!

朋友们都叫我蜗牛()

相关tag👉魔角/sf/梦日记

谢谢你来看我!❤️

蛋糕卷的台词,英文版
后面四p是一些比较正常的机翻()

《旅行》〈四〉(终)

  (是关于齐乐天和霍星的文x我流ooc有)
(不是很擅长这个但是尽力了x)

《旅行》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各位可能还在疑惑刚刚奇怪的转折。不过现在,我已经在一个没怎么装修过的房间里坐了很久了。房间里只有一张四角桌和几把椅子,向门外似乎可以看到人影。不远处坐着载我们的那位司机师傅,和他交流了一下,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,开着开着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包,手机,钱,甚至手上的手表都不见了。据说是被当作证物没收了。后颈上被击打的地方已经肿起来了,火辣辣地疼,明显下手不轻,但力道控制得很好,至少没给我弄残废。大约一个小时前我曾索要过冰块,不过基本可以确定不会送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之后有人陆陆续续进来,看到他们的着装我才完全确定这里是警察局,警察们作了一些解释,大体说是一个机器人逃出来了,危险得很,而我们和它产生了一些交集。我和司机被分开来单独录了一些口供,上厕所都不准单独去,我的速写本还不知道要不要得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这些架势仿佛在反复提醒我:我摊上大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齐乐天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脸上没了多少精气,眼睛红红的,头发更乱了,耷拉着脑袋,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齐乐天。”我走上前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可能没事!!”他不知哪里来了力气,嚷嚷起来,“霍星骗我!!”

       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你们是去逃难的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本来是这样的!!本来是要从金枪鱼镇出海的!可是他半路就把我抛下了!”他越说越激动,几乎跳起来,“说好要带着我一起的!可是他从来没相信过我!!还把我打晕,好和我撇清关系!对!就是这样!他一直当我是个累赘!我早该想到的!!”可怜的齐乐天,他的气愤和懊恼几乎要从脖子里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听得有些发愣:“那他现在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哪里知道!他没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 之后,他便坐下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回到座位上,过了好久才想起来,我可能要错过金枪鱼镇的海鸟了。

【end】
第三章

《旅行》〈三〉

  (是关于齐乐天和霍星的文x我流ooc有)
(不是很擅长这个但是尽力了x)

《旅行》。。

        “蜗牛姐姐……你一个人出来旅行怕不怕啊?”当齐乐天低声这么问我的时候,我正盯着黑乎乎的车窗,看外面一盏盏掠过的路灯。

        我也算是穷游了,手里握着一个古老的小灵通电话,口袋里装着五百多块钱,包里除了衣服就是画画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 我也低声回道:“不怕,乌贼镇到金枪鱼镇不算远,我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突然沉默了一会儿,又道:“你不要怕,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,忽地有点感动,不过又道:“那人家要是一棍子把你敲晕了,你怎么保护我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儿,还有霍星呢。”他语气里透着莫名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 我突然发难:“我说,怕的人该不会是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呸……!我怎么会怕!”他激动起来,“我可是未来世界著名的侦探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当侦探?我之前梦想过当游历画家,到处旅行。”我说着,莫名有点忧伤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不不,当侦探可不是梦想,我已经实现了。”他得意洋洋,“我的梦想是当世界第一的大侦探,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大名!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偷偷看向霍星,他一言不发,看来是没有什么梦想的样子。这着实让我有些失落,我还以为我们之间的距离多多少少拉近了一些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!我的肖像怎么样了?”齐乐天忽然叫起来。我抽出本子指给他看:“喏,这是你,旁边这幅是霍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你画我,又没叫你画霍星……”他嘟囔着,凑到窗边借着路灯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我转向霍星的方向:“抱歉,没经过你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车厢里传来他低沉的声音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要不这幅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感到有些无趣,便又转向齐乐天:“那么这幅霍星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开玩笑!我要他的肖像做什么!”他叫着。接过我递去的剪刀,把自己剪了下来。于是“齐乐天”被他带走了,“霍星”留在了我的速写本上。也罢,权当给自己的纪念吧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要不要吃糖?”我从包里翻出了几颗,一些分给齐乐天,一些分给霍星。

        霍星即刻就把糖转手给了齐乐天。齐乐天一开始有些莫名,后来好像想起了什么,便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糖什么味的?”齐乐天边剥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自己来看看。”我说着,将包装袋送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他伸长脖子凑过来,突然没了力,保持着前倾的姿势一头栽在了我的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后脑传来一记沉闷的声响,两眼一黑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第二章
第四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