蜗蜗牛

《旅行》〈四〉(终)

  (是关于齐乐天和霍星的文x我流ooc有)
(不是很擅长这个但是尽力了x)

《旅行》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各位可能还在疑惑刚刚奇怪的转折。不过现在,我已经在一个没怎么装修过的房间里坐了很久了。房间里只有一张四角桌和几把椅子,向门外似乎可以看到人影。不远处坐着载我们的那位司机师傅,和他交流了一下,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,开着开着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包,手机,钱,甚至手上的手表都不见了。据说是被当作证物没收了。后颈上被击打的地方已经肿起来了,火辣辣地疼,明显下手不轻,但力道控制得很好,至少没给我弄残废。大约一个小时前我曾索要过冰块,不过基本可以确定不会送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之后有人陆陆续续进来,看到他们的着装我才完全确定这里是警察局,警察们作了一些解释,大体说是一个机器人逃出来了,危险得很,而我们和它产生了一些交集。我和司机被分开来单独录了一些口供,上厕所都不准单独去,我的速写本还不知道要不要得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这些架势仿佛在反复提醒我:我摊上大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齐乐天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脸上没了多少精气,眼睛红红的,头发更乱了,耷拉着脑袋,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齐乐天。”我走上前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可能没事!!”他不知哪里来了力气,嚷嚷起来,“霍星骗我!!”

       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你们是去逃难的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本来是这样的!!本来是要从金枪鱼镇出海的!可是他半路就把我抛下了!”他越说越激动,几乎跳起来,“说好要带着我一起的!可是他从来没相信过我!!还把我打晕,好和我撇清关系!对!就是这样!他一直当我是个累赘!我早该想到的!!”可怜的齐乐天,他的气愤和懊恼几乎要从脖子里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听得有些发愣:“那他现在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哪里知道!他没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 之后,他便坐下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回到座位上,过了好久才想起来,我可能要错过金枪鱼镇的海鸟了。

【end】
第三章

《旅行》〈三〉

  (是关于齐乐天和霍星的文x我流ooc有)
(不是很擅长这个但是尽力了x)

《旅行》。。

        “蜗牛姐姐……你一个人出来旅行怕不怕啊?”当齐乐天低声这么问我的时候,我正盯着黑乎乎的车窗,看外面一盏盏掠过的路灯。

        我也算是穷游了,手里握着一个古老的小灵通电话,口袋里装着五百多块钱,包里除了衣服就是画画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 我也低声回道:“不怕,乌贼镇到金枪鱼镇不算远,我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   他突然沉默了一会儿,又道:“你不要怕,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笑了,忽地有点感动,不过又道:“那人家要是一棍子把你敲晕了,你怎么保护我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儿,还有霍星呢。”他语气里透着莫名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 我突然发难:“我说,怕的人该不会是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呸……!我怎么会怕!”他激动起来,“我可是未来世界著名的侦探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当侦探?我之前梦想过当游历画家,到处旅行。”我说着,莫名有点忧伤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不不,当侦探可不是梦想,我已经实现了。”他得意洋洋,“我的梦想是当世界第一的大侦探,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大名!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偷偷看向霍星,他一言不发,看来是没有什么梦想的样子。这着实让我有些失落,我还以为我们之间的距离多多少少拉近了一些呢。
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!我的肖像怎么样了?”齐乐天忽然叫起来。我抽出本子指给他看:“喏,这是你,旁边这幅是霍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你画我,又没叫你画霍星……”他嘟囔着,凑到窗边借着路灯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我转向霍星的方向:“抱歉,没经过你的同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车厢里传来他低沉的声音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要不这幅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感到有些无趣,便又转向齐乐天:“那么这幅霍星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开玩笑!我要他的肖像做什么!”他叫着。接过我递去的剪刀,把自己剪了下来。于是“齐乐天”被他带走了,“霍星”留在了我的速写本上。也罢,权当给自己的纪念吧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要不要吃糖?”我从包里翻出了几颗,一些分给齐乐天,一些分给霍星。

        霍星即刻就把糖转手给了齐乐天。齐乐天一开始有些莫名,后来好像想起了什么,便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糖什么味的?”齐乐天边剥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自己来看看。”我说着,将包装袋送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 他伸长脖子凑过来,突然没了力,保持着前倾的姿势一头栽在了我的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后脑传来一记沉闷的声响,两眼一黑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第二章
第四章

《旅行》〈二〉

  (是关于齐乐天和霍星的文x我流ooc有)
(不是很擅长这个但是尽力了x)

《旅行》。

       从闷热的车厢里把包拖出来,踩在水泥地上,我终于盼到了冷冷的新鲜空气。胸口闷闷的,头也有点晕,我想我是有点晕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巴车的停靠点是一根生锈的站牌。它的后面是广阔的田地和渺小的农舍,孤单立着几块电线杆。我发现霍星站在路边上,不知道看向哪里。

      “这里离租车的地方还有不到一公里,应该很快就能走过去。”我走近说。

        他点了点头,我权当做他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已经有预订的师傅在那了,是熟人,带上你们应该能便宜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麻烦你了。”他开口向我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 老实说如果不是他低沉的嗓音,我一定会把他认作女孩子的。白白净净的衬衫,白白净净的面庞,乌黑柔软的短发,还有一双黑色的眼睛,我是说,你见过星空一样的眼睛吗?

        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心动的男孩,写到他我都变得文艺起来了。我是多么希望他能同我多说几句话,或是多多展露笑容,可惜他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齐乐天去哪了?”我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 “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夏末的稻谷刚刚割去,田里光秃秃的。我一眼就看到齐乐天在田埂上蹦跳着走,翻过一个又一个草垛。一副猴子归山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我感到有点好笑:“齐乐天今年多大呀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周岁十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忍不住笑了。别人一定会被他健壮的外表欺骗,把他当成风流的花季少年,而其实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呢。

       时间还算宽裕,我打算趁早良辰美景画画。开始时是坐在包上的,因为蚊虫叮咬不久改站了起来。渐渐得不再感到头痛,我想晕车的症状已经消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齐乐天在奋力地向我挥舞双手,我也挥起握笔的手回敬。他正往我这里狂奔,不一会儿已经带着泥土和草根来到我的身旁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画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画风景,你看,这里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?我怎么这么糊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风景画的重点是风景,不是你!”我辩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里空空的。”他竟然给了些建设性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,加上几只布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鸟的意思,别人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抬头望向天空,怎么说天空是最好的画布呢,上边是浅蓝的,下边是浅红的,由蓝慢慢推到红,完美的红蓝过渡,多贵的纸都画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要是带了水彩或者马克笔就好了。”我抱怨着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远处的霍星站起来了,这应该是催促出发的意思吧,于是我们背起包在水泥路上走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去金枪鱼镇,会画海吗?”齐乐天小跑到我旁边问道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应该会的。”其实我是奔着金枪鱼镇风格清奇的建筑物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到了金枪鱼镇,一定要去海滩。”他说,“退潮的时候会有很多贝壳,还有海鸟,可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季节的海鸟已经不多了。”身后的霍星居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就你话多!我说有就有!”齐乐天回头吼道,“没准蜗牛能赶到最后一批呢?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没关系,没看到下次再来。”我把齐乐天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在加油站碰头后才得知,司机师傅有急事,今晚必须开夜车。我询问那两个人,齐乐天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。我们草草解决了晚饭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 上车的时候天已经近乎全黑了,屋舍和树木只留下了剪影,远处是夜与青蓝色。

第一章
第三章
       

《旅行》〈一〉

   (是关于齐乐天和霍星的文x我流ooc有)
(不是很擅长这个但是尽力了x)

《旅行》

     “不同引起关注,关注转化为偏见,偏见变为歧视。”

        老实说我并没有想到霍星会说这么一句话,它让我感到不适,而且我不知道如何接茬。望向齐乐天,他反常安静地坐着,缩着头盯着地板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劳驾,里面可以坐吗?”这句话钻进我的耳朵的时候,我正在计算车厢里的透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我坐在大巴车的最后一排,往右边可以看到两个空位,其中一个是靠窗的。而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高高的黑发少年,往后面还可以看到一位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兄弟,正往我这里张望。我大方地把他们让了进来。黑发少年靠窗坐,小兄弟挨着我坐。

        我曾在车站与他们有一面之缘。当时他们混在沉重的人流里向检票口挪动。两个人身上都背了包,是要做长途旅行的样子。在一群满面尘土嘈杂纷乱的旅人中,两个神采奕奕的少年应该是引人注目的,于是我记住了他们,并在这里遇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原先跟在后面的小兄弟有一头短而硬的毛发(我说毛发是因为它们实在太乱了,显然主人并不在意自己的外表),它们是少见的橙色,他的后脑有两个像角一样凸起的东西,意义不明。小兄弟皮肤黑黑的,眼睛亮亮的。即使坐在了狭窄的位置上,也安分不下来。活像关在笼子里的毛猴。

        他明显想找个人说说话,可他旁边那位仁兄不怎么搭理他。小兄弟自己也不是很会向女生搭讪的样子。于是我先开口:“你们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嗯?我们是要回去,去金枪鱼镇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是要去金枪鱼!不过我是租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啊?我们也是租车!”小兄弟脸上满是惊喜,“我们一起走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一方面为多了两个旅伴而开心,一方面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个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 “坐车去金枪鱼镇要十多个小时呢,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坐飞机或者高铁?”

        小兄弟愣了一下,随即道:“你又为什么不坐飞机和高铁啊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路上风景好,可以练速写。”我挥了挥手里的本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会画画?画一幅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 “等我有灵感了就画。”说实话,在这摇摆的车厢里我实在没有画画的念头,可怜小兄弟已经开始扭动屁股摆pose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开始往笔里灌笔芯:“我叫蜗牛,至少朋友们是这么叫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齐乐天,是个侦探。”他压着嗓音,模仿死神小学生来了一段自我介绍,指着靠窗那位,也就是一开始问我座位的仁兄说:“他又臭屁又没礼貌,你不要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那位仁兄竟然转过头来说:“我叫霍星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 我侧身避过齐乐天去看霍星,他已经把头转回去了。全程没有说一句话,安静得像一座孤岛。

第二章

已经画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了!!

🐟🐟
确实并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x